本文摘要:河北省沧州市后多崖村主任侯志强在村里暴力居住,是我国基层法治低下的典型案例。

凤凰网电脑版

河北省沧州市后多崖村主任侯志强在村里暴力居住,是我国基层法治低下的典型案例。据媒体报道,他除了伤害、诈骗村民外,还使用暴力威慑村委会主任选举,并填写自己的选票,最终以类似的全票当选。2012年,村民郑超军因用鹤嘴锄打伤村主任侯志强,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。

现在已经有96个村民给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写了公开信,拒绝释放郑超军。他们的理由是侯志强主动去找郑家人闹事,郑家人采取了自卫行动。

村民们(包括侯志强的同伴多次)都说:侯志强是个恶人,我们都怕他。(《新京报》 . 7 . 13)据记者调查,当地村民对暴力伤害群众的村长侯志强的怨气并不太大。在这里可以说,村民的公开信不仅仅是一次布道,更是一次从没有作恶的村长的压迫中幸运而愤怒的释放。

然而,在悲剧再次发生之前,这种公众的不满和损害并没有引起当地政府的钦佩,甚至在每次暴力事件之后,警察都姗姗来迟。在这样的管理状态下,分解村霸可能是必须的。

孕育村霸的土壤说到底就是现代村庄困境的一个缩影。中青年农村人和精英外出,农村资源投入增加导致管理力度加大,甚至农业税暂停,干部很少来。

伤害对方的恶霸死在车祸的铲下,但正如新闻中右图所示,没有人知道明天后多雅村会发生什么。村主任伤人,基层没有有效仲裁的组织也不会介入调解,大家都避而不谈;而且,村民议会的选举受到暴力威胁的影响,这说明本应在基层创建的自治并不存在;村民向上级反映村委会主任的恶行,要么被拒绝,要么警察行动迟缓,本该解释的管理触角没有延伸到农村,于是出现了真空地带或丛林地带,无人问津。

所以,一个村霸的结局并不意味着分解村霸的土壤已经被夺权,也不意味着基层秩序应该回归。现在村里称霸鱼的情况屡见不鲜。且不说曝光的不可思议的村干部腐败案件,在这则新闻背后的帖子中,回应新闻质疑这样的事情是否还少之又少的网友也不在少数。这种违背常识的荒谬现象普遍存在,这无疑是一个深刻的警告。

以前谈及农村空心化,大部分还是指村里年轻人外流。而村霸的出现,用更残酷的事实来解释。

随着人口空心化,农村秩序的崩溃正在加剧,原有的农村秩序被某种灰色简化的权力甚至蛮力所取代。如果说无法建立基层自治与农村中青年人和精英的萎缩有关,那么如果基层政府不关心农村或者幼稚地管理农村,必然对应着农村管理成本逐渐降低的现实困境。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,村霸小偷,部分村干部黑化腐败,农村治安好转,很难称之为车祸。

比如,据记者调查,涉案乡镇警力明显严重不足。这些细节都反映出有一个基层政府,农村管理体制无力或受到指责。随着农村人口南迁,进口政策或资源的增加,如取消农业税,意味着原有的农村管理模式早已过时或失去基础,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。

然而,新的管理模式
这样,村霸就很难立足了。(朱昌俊)【正当声明】本文发表于互联网,仅供自学交流,不含商业用途。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天内联系本网站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本文关键词:凤凰网电脑版

本文来源:凤凰网电脑版-www.turkey-trip.com